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79阅读
  • 90回复

西樵山的传说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佚名
 

一、 西樵传说

1、“西樵和白云”的传说

自古名山多胜境。古时候,珠江三角洲上有两条龙:一条是金龙,自西奔腾而来,金光耀眼;一条是银龙,自北飞舞而来,银光刺目。这两条龙在现在三水区那个地方遇上了,金龙要银龙让路,银龙不肯;银龙要金龙避开,金龙不依。两条龙于是张牙舞爪打起来,打得天翻地覆,树倒崖崩,山神土地出来劝阻也止不住。在两条龙相斗的附近,有条村庄。村里有户人家,住着一男一女。男的叫大樵,女的叫云姐,夫妇俩靠打柴过活。大樵是村里有名的大力士,臂举全牛,脸不变色。村里人看见两条龙相斗,大祸将要降到村里来,便请大樵前往劝阻。云姐放心不下,跟随大樵前去。大樵来到两龙相斗的地方,大喝一声:“且住!”只见两条龙死死缠着,各不相让。大樵上前说:“你俩乃天上神龙,理应严守天规,造福大众,何以这般恶斗,成了人间的祸害!” 金龙停住,道:“来人听着:我是奉东海龙王之命,到西天去朝拜王母的。如今回东海复命,不料给这银龙挡住去路,不肯让开,我非跟它拚个死活不可!” 银龙也停住,道:“来人听着:我是奉南海龙王之命到北山去朝拜元始天尊的。如今回南海复命,不料给这金龙挡住去路,不肯让开,我非跟它拚个死活不可!” 大樵接着说:“东海和南海都是老龙王的领属,水域相通,你们虽各为其主,何不互让一步,绕道归海吗?” 金龙说:“不行!” 银龙说:“没商量!” 两条龙又斗将起来,角对着角,爪搔着爪,金龙喷出金液,银龙吐出银浆,闹得天上乌云翻滚,地下洪水横流。大樵见劝说不住,也火冒三丈,马上勒紧衣带,跨出虎步,一纵身,扑上前去,左手握住金龙角,右手捏紧银龙腰,硬把两条龙分擘开来。金龙和银龙只管向前冲,左右摆,摆不脱大樵的手。大樵趁势用力一推,把两条龙推了出去。两条龙又猛冲过来,角和腰又给大樵握住。就这样,一擒一纵,从早上斗到日午,从日午斗到黄昏,足足斗了七七四十九个回合,斗得两条龙鳞甲脱了,前爪折了,胡须秃了,牙齿崩了,气也喘了,眼也蒙了。最后,大樵奋起全力把金龙往左一推,金龙摇摇晃晃,往西南方向去了;大樵再使出最后一把力把银龙往右一推,银龙踉踉跄跄,往东南方向去了。金龙和银龙各喘着气,分途潜入了南海。这金龙走过的地方,陷成一条深深的沟,以后做便成为黄浪滚滚的西江。这银龙走过的地方,也陷成一条深深的沟,以后便成为银波闪闪的北江。眼看一场灾害平息了,大樵哈哈大笑,张开两手,倒在地上,他的气力已经透支,身体化成了樵山一座最高的山峰。

云姐扑到大樵的身上,也化成冉冉白云,缭绕着美丽的西樵山。朝夕不离,终年不散。

自此以后,樵山白云,朝夕依恋,坚贞不渝,永不分离了。

这个传说,歌颂了大樵的勇敢和云姐的坚贞,这是西樵人最可宝贵的性格。

2、龙母的故事

龙母庙在蟠龙洞,现为南海博物馆一部分。

龙母庙建于民国年间,砖木结构,琉璃瓦,硬山顶,之后经过博物馆维修,焕然一新。进入蟠龙洞以后,向左面拾级而登,龙母庙就坐落在平台上,可休息和眺望。中有鱼池,游鱼可数。庙前有香亭,供上香朝拜,庙旁建有潜龙阁,是四层塔型建筑,飞檐拥翠,博物馆辟为陈列室。庙后是峭壁连云,其中有数石叠放,状似莲台,名叫莲花石,乃西樵一景。

据说龙母本身性温,战国末年(公元前220年)人,居住在西江边。传说西江是金龙下凡,桀骜难驯,所以黄浪滚滚,常生水患。于是,温氏修河道,筑堤坝,使西江服服贴贴,她治河有方,等于是抚养了金龙,造福两岸百姓。所以后人奉她为龙母,立庙纪念,春秋祭祀。龙母庙门联“龙性真诚威灵四海,母恩广大德披群黎”,用鹤顶格嵌“龙母”两字。是1938 年西樵“允意堂”所献。

如今西江一带,龙母庙甚多。

3、“僧道守云门”的传说

云门,是西樵山的山门,从官山墟前往白云洞的主要入口通道。道路两边,左有天镇峰,右有吉水峰,形成双峰夹峙的一道门。樵山白云,从此门而入,故有“云门”的美誉。

明代著名学者湛若水,清代著名学者陈白沙和西樵本地文人李宗简,都分别题写过“云门”的石刻。湛若水题写的“云门”,原刻在“金鼠朗”云谷的仰眠石侧,字高1.5米,草书,因湛若水别号金泉,故落款“泉翁”。“云门”两字用著名的“茅龙笔”作书,“云”字自上而下,“门”字从左至右,每字均是用一笔写就,确实有铁划银钩之功,一气呵成,兼且势若龙蛇,妙趣横生,十分潇洒。

“云门”原有牌坊,过去有晚清学者陈白沙手书“云门”的门楼。原物日久失修,现在已经改建为三个间的高大牌坊,正面“西樵山”匾额是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于1962 年游西樵时所题。背面的门匾“云门”就是湛若水手书的拓印,篆刻在山门牌坊之上。两位名士,相隔五个世纪,鸿爪留痕,足为西樵增光增色,而永垂千秋万代。

从云门远望:天镇峰一髻高耸,形似一位道长;吉水峰牛山濯濯,酷似一位僧人,于是人们便将此地命名为 “僧道守云门”。传说,很古很古的时候,有一僧一道,驾着祥云,来到西樵山的上空。两人往下望,只见西樵山上峰峦叠叠,云影重重,林木青葱,清泉飞泻,奇幻不可名状。僧人说:“佛法无边,这里正是如来佛首开清静界。看,气似蛟龙会,山如宝莲开。难得,难得。” 道人说:“大兄说差了,这个多瓣莲峰,是当年瀛海群仙聚会之后,从蓬莱岛移来的。你不见那青山上下就是仙丹么?” 僧道二人正在云头里争吵,恰巧天帝乘着飙车经过,便问他们为何争吵不休。他们把原因说了,天帝也莫衷一是,便说道:“罢,罢,罢。我现在打发你两人下到凡间,各守山口,听听世人是怎么说的。芸芸众生,自有分晓。” 天帝于是往僧、道脸上各吹一口气,说声“去”,僧人飘落在西樵山吉水峰的半山,道人飘落在天镇峰的半山,各自化为巨石。两峰对峙如门,形成山的出入口。东边是道人像,顶结云髻,腮飘长髯,身穿道袍,斜对山口;西边是僧人像,秃顶无须,双肩微耸,袈裟贴身,斜对山口。两峰之间是一道狭长的谷地,过去建有砖门楼,题名“云门”。现在建起了一座高大的牌坊,成为游人进出的大门。
2条评分金钱+15
主编 金钱 +5 强大,不得不支持你! 04-13
ljx88 金钱 +10 优秀文章,支持!n神马都是浮云 04-1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09
4、玉女峰的传说西樵山自古以来是珠江三角洲著名的采石场和石器加工场,自然也就名师辈出,历代都有著名的石匠。传说很久以前,西樵山下有过一位老石匠,头发给石粉薰白了,牙齿在锤石声中脱落了,但他眼不花,背不驼,天天在门前打石头,叮当叮当,打成石碑;叮当叮当,雕凿出各种人物和禽兽的形象。这老石匠对石非常熟识。有人拿一块色白理粗的石头问他,他说:“这是西樵山狮脑峰产的石,适宜削炉。”有人拿一块色紫油润的石头问他,他说:“这是西樵山松子峰产的石,适宜刻碑。”有人捧着一方紫黑色的宝砚问他,他说:“这砚不是端州产,出自西樵山龙泉峰的锦石岩。” 有一天,老石匠登上西樵山找石料,在双案峰前发现一块光闪闪、白花花的石。石匠用手摸一摸,平平的,滑滑的;用嘴呵一呵,暖暖的,润润的。石匠非常高兴,小心地锤呀凿呀,凿呀锤呀,花了大半天工夫,把石挖了出来,带回家去。老石匠对着石头看了三天,摸了三天,想了三天,终于决定;最好把它雕成一尊玉女像。他天天逛街串户,端详美貌女子的脸胚、眼神、笑影、眉色。有一次,来到东村,看见有个名叫玉妹的姑娘,长得像山上粉蝶花一样娇丽可爱。她正坐在窗前绣花,老石匠故意走到窗下仰头问:“玉妹玉妹,锦缎上绣下了多少朵山花?”玉妹答:“老公公,山花绣下了10朵。”第二天,老石匠又从玉妹的窗下走过,仰头问:“玉妹玉妹,锦缎上绣下了多少朵山花?”玉妹答:“老公公,山花绣下了20朵。” 第三天,老石匠再从玉妹的窗下走过,仰头问:“玉妹玉妹,锦缎上绣下了多少朵山花?”玉妹答:“老公公,山花绣下了30朵。”老石匠忽而“呀”的一声,摔在地上,说:“玉妹玉妹,赶快下楼扶我起来!”只见玉妹从窗沿撑起半截身子,抱歉地说:“老公公,原谅我,我的腿是在山上打柴时摔坏了的,走不得呵。”老石匠站了起来,摇摇头,惋叹地说:“上身看到了,下体看不到,可惜!可惜!” 老石匠动手雕玉女像了,一锤崩起几点粉末,一凿冒出几星火花。一锤一凿,一凿一锤,日雕夜琢,五日冒了头,十日露出肩,三月笑眉展,半载体态妍。玉女像终于雕出来了。多美的玉女像呵!路人经过看三遍,赞三声。有人说她像天仙,比天仙活;有人说她似玉妹,比玉妹全。富人走过老石匠的门前,问道:“老公公,玉女像卖多少钱?”老石匠摇摇头说:“不卖,不卖。” 官人走过老石匠的门前,问道:“老公公,玉女像卖多少钱?”老石匠摆摆手说:“不卖,不卖。” 老石匠在锤石声中背弯了,眼花了,但一直保存着这尊玉女像,一天看三次,摸三回。奇怪的事情出现了:玉女像前,半月展现一幅小绣,三月展现一幅大绣,绣的是蛟龙出海、双凤朝阳。老石匠拿去卖了,买回米盐。老石匠生活有依靠了。玉女像越看越显神,越摸越滑溜。待到老石匠95岁离世时,玉女像倒在老人的怀里。村里人敬重老石匠的好技艺、好品德,把玉女像和老人一起埋葬在西樵山上。下葬后的晚上,有个坏家伙扒开老人的坟冢,想偷出玉女像。不料刚一动土,墓穴喷出一股热风,把盗墓者抛到山下的一个粪坑里去。第二天早上,西樵山的西南部,老石匠下葬那个地方,忽而升起了一座高峰,形似玉女,衣带飘拂,神态安详,峰上野花如绣,云带轻缠,红日初照,烟光欲活,附近的人称它为玉女峰。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4-09
5、杜鹃花和铜鼓滩的故事

这一天,正是阳春三月三,南越王赵佗归汉后,领着一大群人来到西樵山上。只见叠叠群峰,曲曲泉水,耳边回荡着一声声鸟鸣,赵佗高兴极了,一屁股坐在一块大青石上,看看脚下的草坡,望望天上的彩霞,心想:“后天早上就要陪同西汉王派来的陆贾大夫游览西樵山了,山中各样都满意,只是缺了山花。”于是,他向身边的一个随员问道:“能够让山花在后天开遍全山吗?” 随员说:“除非把天上的彩霞捎下来。” 赵佗说:“这行吗?” 随员说:“心诚可动天,请大王试试看吧。” 赵佗说:“我是要让陆大夫看到南国河山的壮丽,替岭南人添彩添彩。这点心意,皇天该谅解吧。”于是,他一骨碌跪在地上,口里喃喃,向天祷告:“天若有灵,请红霞降到西樵山上来吧!” 果然,一阵狂风,吹得草木摇动,山谷呼啸,半空的彩霞直往山上降落,越降越低,越低越红,把七十二个峰峦全覆盖了。彩霞顿时变作山盖岭的红艳的杜鹃花。红花岁岁开,赵佗年年来。有一年,天气奇寒,杜鹃花开迟了。赵佗站在大科峰上,面对寒风,扫兴极了。他把虎须一捋,气愤地说:“难道枉我此行?”接着一拳击在身边的一团大石上,冒出“咚”的一声巨响。原来,这石中间是空窿的。赵佗马上命令随行的人员击石壮威,同催花发。随行的人哪有不依,登时鼓声隆隆,响震山谷,含苞的杜鹃随着急激的鼓声唾红了。这一簇,火里浮金;那一丛,璀璨热烈。大科峰上登时争妍夺丽,有如烈火烛天。赵佗一看,高兴极了,大喊一声:“拿酒来!”一口气灌下了10大碗。乘着酒兴,横跨虎步,伸出两手,往石上一推,大石顿时往下翻滚,走崖越壁,碾野穿林,直落到山下的西江中,溅起一阵水花,然后慢慢地沉入江底。从此,年年夏夜,西潦水一来,水石相击,江上便响起咚咚鼓声,至清晨才止。附近的人,把这个水段称作“铜鼓滩”。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4-09

6、花神和茶仙的传说西樵山上花多,茶也多。有茶仙,也有花神。花神是谁?传说不一。有说是南越王赵佗,因为他叫天上的彩霞降下山来,化作红杜鹃,使樵山三月,群峰披锦。有说是明代尚书湛甘泉,因为他首建“四花亭”和“借芳台”,创设了数年一度的评花活动。有说是清代南海画师何丹山,因为他为猎取现实画材而走遍山里的七十二峰,自号“七十二峰山人”,并在翠岩筑有百花台,把西樵山的奇花异草收进画幅里去。这里说的却是天女散花的故事。话说天女背着花篮,一路上行云驾雾,把鲜花撒向大地,撒给人间。花篮里有杜鹃、百合、山栀、野菊、鸢尾、粉蝶、锦鹦、桃金娘、野牡丹等。天女一路撒花,一路唱歌。花散落处,地上便浮现色彩,显露生意,喷发芳香。天女自北往南,过了五岭,前面就是南海了,只见海浪滔滔,碧蓝无际。她一拐弯,往西走去。突然,海上钻出一条黑龙,腾上云头,吐出水柱,瓮声瓮气地向天女喝道:“你的花,为什么不往海里撒?” 天女回过头来,只见黑龙咧着嘴,舞着爪,突出的眼珠露出阴沉的光。于是忙着解释:“花,要长在深土中。难道水里可以种花吗?” 黑龙发怒了,说:“不管怎样,你的花非撒向海里不可!” 天女不管它那一套,继续往前行。黑龙忽然吐出一道长水柱,向天女横扫过来。接着是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波涛翻滚。天女一仰身,说声“不好!”从云头掉进海里去。给如山的海浪吞没了。天女背着的花篮,浮在海上,漂呀浮的,最后停靠在海岸的一个小岛上。这小岛,峰峦叠起,云壑幽深,绝壁撑天,泉石清旷,宜花宜鸟,可息可耕。花篮里的花,于是在岛上繁殖开来,或幽居谷底,或倚崖含笑,或深涧横斜,使小岛成为一个花枝不断四时新的天然大花篮。以后大陆上升,海水消退,这小岛成为耸立在珠江三角洲上的孤独的山体,保持着花的繁茂。这就是今天有村皆流水,无地不生花的西樵山。那茶仙呢?话说唐朝末年有个诗人叫曹松,他是安徽舒城人,唐咸通至乾符年间,南游到西樵山上,爱慕山里群峰竞翠,岚光如染,就在山的东部黄旗峰黄龙洞下筑了个翠微石室隐居下来。他发现山里云遮雾盖,最宜种茶,但当地缺乏茶籽。当时,江南一带的茶籽是不准南传的。曹松从南方“飞榕”的成长得到启发,认识榕树的种子给鸟儿吃了,能够借鸟儿的粪便在墙头上萌发新株,茶籽也可以试一试。于是,他乘一次回故乡省亲的机会,把在黄龙洞饲养的一群仙鹤带到浙江顾渚山的茶场里去。那里,产一种紫笋茶,茶芽紫红色,是专供皇帝饮用的贡品。曹松先把茶籽喂给仙鹤吃,然后瞒过搜查的官员把仙鹤带回西樵山来。检看仙鹤的粪堆,发现茶籽虽然完好,但都失去了生殖力。曹松并不气馁,他又回到顾渚山去,暗地里向茶场的一个老茶农请教。老农被曹松这种扶助岭南山民发展植茶业的苦心所感动,对曹松说:“除非到蓬莱仙山取回仙泉,把茶籽浸过,才能使它成活。”曹松谢过老农,于是从浙江沿海乘船北上,几经艰苦,来到蓬莱仙山上,一看仙泉,哎呀,早已干涸了!曹松在下山途中,遇见一个老人,他问:“老仙翁,仙泉什么时候才能来水?” 老人说:“天大旱,你在仙泉旁守候吧。只见东边祥云升起,你就往地上叩头,石缝里自有仙泉流出来啦。” 曹松再登上仙山,跪在壁下,诚心守候。一直等了三天三夜,膝盖肿了,腰肢酸了,肚皮塌了,东边哪有云彩?只见烈日当空,草木焦黄,他的心发焦了,眼冒火了,一头撞在壁上,只听“咚隆”一声,说也奇怪,崖壁忽然开了一条裂缝,涌出一股清泉来。曹松高兴极了,马上拿起瓶子把泉水接住。

曹松取回仙水,浸过茶籽,把吃了茶籽的仙鹤带回西樵山来。然后从鹤粪里捡出茶籽,栽到山上,以后教山民植茶焙茶之法,使西樵山成为岭南最早的产茶区。山里人把这种紫芽茶叫做云雾茶。泡出的茶,味香如兰,先苦后甘。曹松在山中耕田赋诗10多年,晚岁才回安徽,廷试中了个“进士”,享了几年晚福。他中“进士”时,已过70高龄了。后人为了纪念他,在山上建了一间“茶仙庙”。庙前有石碑刻诗云:“南海有仙山,此山仙独早。根托蛟龙窟,翠抱蓬湖岛。云入天际青,人归尘外好。谁为隐者招?吾欲从之老。”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4-09
7、“西樵丹桂”的传说

西樵自古多桂花。其花白者名银桂,常见;花黄者名金桂,较珍贵;花红色者名丹桂,相当珍稀。在西樵丹桂园在碧云村,就丹桂数株,径粗盈尺,树龄都在百年以上,传说是月宫吴刚砍桂震下的一小枝成长起来的。秋日开花时,花色绛红,香飘数里。干花酿成丹桂酒,色香味全,甘醇适口,是西樵山著名的特产。传说古时候,西樵山上有个姑娘,名叫桂花,脸庞长得像八月的桂花,眼睛亮得像山间的清泉水。桂花是个独生姑娘,人也聪明,手脚麻利,又会唱歌。有一日,桂花在涧边采茶,有三个路过的后生争着跟她对歌,都给桂花唱倒了,灰溜溜地离去。过了一会,忽然对崖飘来悠扬的歌声:我是崖边一股泉,妹是谷底一块田。泉水流经田里去,望妹留心把水拦。桂花一听,知道是对面山村的栽茶汉鹰强唱的。鹰强是山里标致的后生,家里虽穷,但样样能干,他爬崖越岭,活像猿猴,因此,山里人给了他一个外号,叫“独臂猿”。桂花对鹰强早有爱慕之心,现在听了鹰强的歌声,便接着唱道:妹遇亚哥逢甘泉,泉水几时流进田?几时得到哥家去?口喝甘泉心里甜。对崖又传来歌声:穷山瘦岭尽是茶,妹是山中一枝花。好花不插牛粪上,好女不入穷汉家。桂花知道鹰强有意试探她,又接着唱道:穷山瘦岭有良田,好女嫁人不嫁钱。嫁钱会被钱拖累,配着好郎一世甜。于是,两人在一块草坪上定情了。这一晚,刚巧是中秋节,按照习俗,鹰强和桂花必须向月下拜,邀月为媒。鹰强叩头说:“月娘月娘,助我成双,有月为媒,美满久长。” 桂花也叩头说:“月娘月娘,赐我清光,月牙圆圆,欢乐满堂。” 两人禀罢,望月谈情,忽见月里有两个银点轻飘飘地降下,越落越大,越落越光,降落在两人的跟前,捡起一看,竟是两桠桂枝,杆青叶翠,挂着露水。两人高兴极了,认为这是月里吴刚砍桂摇落下来的,马上挖穴扶正,栽在地上,作为定情的信物。栽下的桂长得快,一月长一尺,一年长一丈。眼看树上快要开桂花了,忽然山里来了一队兵马,举着“抗清保明”的义旗,队伍十分威壮,为首的是南海陈子壮,营寨扎在桂花树下,招兵买马。鹰强加入了队伍,去打清兵。山里妇人家都把米磨成粉,制成大饼,分送给举义兄弟做干粮。出发的那天早上,队伍里杀了2头牛,10只公鸡,把牛血和鸡血倒进一个盛满了酒的大缸里,每人舀酒一碗,向天盟誓:血酒饮尽,旗开得胜。同心协力,赶走清兵。江山永保,分享太平。鹰强一口气喝了一碗酒,又舀了一碗递给桂花。桂花呷了几口喝不下去了,把酒分洒在两株桂花树下,对鹰强说:“得胜归来赏桂花。” 鹰强下山打清兵去了。过了7天,桂花开了,说也奇怪,这桂花竟带着血红的颜色,飘散醇香的酒味。桂花守候在树下,等待鹰强得胜归来。口唱着歌:桂花树下望哥归,桂花开时哥未回。问哥何日同赏桂?桂花香里对鸾杯。又过了7天,树上的桂花落了。桂花依然守在树下唱:花开花落又一回,望哥归来哥未归。收得桂花酿美酒,来日共哥对几回。桂花把散落的桂花收集起来,装进罐里,酿造桂花酒。桂花酒浸制了一年,酒味香醇,鹰强还未归来。桂花酒浸制了两年,酒里又添进了桂花,鹰强还未归来。桂花酒浸制了七七四十九年,酒色如血,酒味浓郁,鹰强还未归来。桂花姑娘老了,病了,抱着一个期望离开人世了。好心的山里人把浓香的桂花酒洒在桂花的遗体上,然后埋葬在桂花树下。据说,从此之后,每年桂花开时,就有一只彩凤飞来,绕着桂花树飞了一圈再飞走。现在,这两株桂树依然活在山上的丹桂园里。山里人用它的花浸制的丹桂酒,成为山上的名产。不过,已经不见彩凤飞来了。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4-09


8、樵山云雾茶的传说。话说唐朝末年,有姓曹名松者,安徽人,南来广州,游西樵,爱上这里山清水秀,于是定居下来,教山民种茶的技术,从此,西樵野生茶便被改良品种,植入茶圃,历唐宋元,西樵从此有茶山之称。至明代,湛甘泉、方献夫讲学山中,也让弟子学习种茶。据说西樵每一亩茶,间种苦豋茶树二株,苦登树高数丈,叶大如掌,以芽泡茶,色淡味苦,但是喝后甘凉如吃橄榄,清热潤喉,西樵茶农给苦登茶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云雾茶”。有趣的是,茶晆还种一棵蝇树,叶细如豆,叶落茶晆,则茶不生滋,天旱时,蝇树会降水滋润茶田;涝时,蝇树又会吸水使茶地变干,故茶无旱涝之患。夏秋时,苍蝇皆集于蝇树上,而从不飞入茶树中,故此茶气味芬芳。说起西樵云雾茶,还有一个故事。西樵山上有个茶户,姐弟两人,姐姐叫亚香,弟弟叫亚文,靠种茶供养老母娘。亚香刚15岁,长得像只花蝴蝶。俗话说:“八月丹桂满山香”,亚香的美貌处处传扬。
恰巧官府派人来选美,把亚香看中了,黄纸门上一贴,亚香一家3口都哭倒在地上。亚香不愿离开亲娘,整天啼哭,滴水粒粮不下咽。官府抬轿来娶亚香了,差役对亚香说:“山中茶嫩就要采,姑娘大了就要嫁。嫁入帝皇家,富贵荣华享不尽。” 亚香说:“傍水靠打鱼,居山靠栽茶。我愿在山中栽茶一辈子,脚跟立誓不入帝皇家。” 差役把亚香拉进花轿里去。亚香说:“我要跟弟弟会一面。” 花轿抬出山村,亚香从轿窗里问路边的稔子花:“山稔山稔,我的弟弟在哪方?” 山稔低下了头,说:“亚香亚香,你的弟弟在前岗。” 花轿抬过山坳,亚香从轿窗里向飞过的黄鹂问:“黄鹂黄鹂,我的弟弟在哪方?” 黄鹂敛住了歌喉,说:“亚香亚香,你的弟弟在谷底。” 花轿抬下崖,亚香从轿窗里望见弟弟在深谷里修剪茶株。

亚香对差役说:“停下,开轿门,我要会见我的好弟弟。” 亚香下了轿,走近崖边,往下张望,只见崖壑下面茶田连叠,郁郁青青。亚香往下大叫一声:“亚文……”接着一纵身,跳下深谷去。刹时间,山鸣谷应,大雨倾盆。差役着了慌,分头到谷底搜寻。亚香杳无踪迹了,只见崖下溅有一滩血,血上有轻轻的云雾缓缓不断地升起,往山间飘散开去。后人说,这云雾是亚香幻化的。亚香依恋地留在山里,终年不散,滋润着山里的茶株,使茶芽更加青紫,茶味更加浓郁。这种茶,只要放少许在开水里泡一下,把杯盖揭开,杯里就会冒出一朵蘑菇云来,冉冉升起,经久不散。人们说:“这是亚香的化身。”山里人把这种茶,称作“云雾茶”。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4-09


9、药王峰和“陈李济”的故事

西樵山上有个药王峰,峰上几乎是有苗皆药。山里人说,这许多药是当年吕洞宾到西樵山采得灵芝仙草后播种下来的。南游至罗浮山的吕洞宾,从西南的云头里看见阵阵毫光。他知道,这是从灵芝仙草内发出的灵光。他猎宝心切,一步从罗浮山跨到西樵山上来。他在罗浮山留下了左脚印,西樵山留下了右脚印。印长尺许,深四寸,指纹明显,后人叫它做“仙足”。他来到西樵山的马鞍岗上,果然采得一只熠熠生光的五色灵芝,有碗口那么大,香气熏人。

他高兴极了,观赏了一番,放进药囊里去,然后在一块大石上惬意地躺了一会儿。这一躺,却把大石压成了平滑的躺椅状,石面还压下了一个巨大的背脊印。这石,后人叫它做“仙床石”。吕洞宾临走的时候,忽然看见白云峰与幡子峰的峡谷间升起一团黑云,化作蛤蟆,口喷毒焰,朝他扑来。吕洞宾猛地抛出腰间宝剑,大喝道:“孽畜休得无理!” 那蛤蟆冷冷地说:“你这异方之人,竟敢到山里来盗取仙药,不还我灵芝,休想回去!” 吕洞宾不慌不忙地说:“灵芝是炎帝的女儿瑶姬的精魂化育而成,秉天地正气,服了能够延年益寿。我采去济世,救治黎民,于理何伤?你乃界外妖孽,与仙草无缘,休得逞狂!”说罢手起剑落,向它斩去。那蛤蟆大吃一惊,急忙跳开。剑锋砍着了一块大石,把大石劈成两截,断面光滑整齐,分离在山坡上。这块石,后人叫它做“试剑石”。那蛤蟆跳开后,打一个筋斗,跳进鉴湖旁的浅水里,化为石头。吕洞宾随手采下一颗榕树种籽,放近嘴边一吹,说声:“去,长在这孽畜背上,用根络住它,叫它永世不得翻身!”这块石,就是现在鉴湖旁给一株古榕的盘根包拢着的蛤蟆石。吕洞宾登上云头,回头俯瞰西樵山,只见峭壁冲天出,奇岩云底生,岭伏峰回,苍林掩映,好一片仙界的景象。于是,他从药囊里取出药种一包,撒向山上,登时药种飘飘,散落在山西北角的峰峦上。

从此,峰里草木葱茏,品类繁多,有2000多种药用植物,后人便称它为药王峰。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山下河清村有个姓陈名体全的人,家里很穷,老母多病。体全为了治好母亲的病,潜心学习医书,并经常到药王峰上采药认药。有一天,他在大风雨中遇见一个昏倒在半山上的采药老人,他马上背起老人下山救治。老人醒来后,知道陈体全为母采药,孝心可嘉,又有救死扶伤的好品德,便收了他做徒弟,把自己多年积累的药物知识和祖传秘方传授给他。临终时,还叮嘱体全要救治贫寒,行医济世。体全把母亲治好后,根据老人的方单研制成丸散,周济邻近的贫民。但因家贫财薄,所制不多,丸散远远不能满足患者的需要。有一次,体全从省城搭渡回乡,和同坐的一个旅客倾谈至密,上渡时,两人的行李调换了。体全回到家中,打开行囊一看,尽是钱银。


他侦知同座的是太平乡姓李的人,于是马上把钱银亲自送回。姓李的家业丰厚,平素乐善好施,认为囊中的钱银是已出之财,自愿拿出来和体全合伙制药,共同济世。后来所制丸散风行一时,于是在广州市双门底下街开设了一间药店,招牌名“陈李济”,取陈、李两家合制丸散一起济世的意思。由于所售丸散确有实效,携带方便,就一直流传下来。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4-09
10、四方竹的来历

西樵山上多异竹,普通的茶杆竹、撑蒿竹、篱竹、篾竹、麻竹、观音竹、凤尾竹,漫山遍野。较珍贵的紫竹、佛肚竹、黄金间碧竹,山上也有种植。然而,群竹之中,以供观赏用的四方竹最罕见,也最闻名。山上专门在寺边村开辟四方竹园精心培植。

四方竹茎高3-4米,正方形,竹节明显。横断面中空,也呈四方形。竹叶狭长,墨绿色。形态疏密有致,四方竹子是竹科属中的稀有品种,是观赏妙品。传说,四方竹最初是由一个坚心的男子培植的,不坚心的人很难把它栽活。很久以前,山上有一对青年男女对歌传情,密订终身。可是女子的家庭是个势利人家,嫌弃男子靠打柴过活。当男方到女家求婚时,女子的娘竟拦住门口唱道:不是花靴莫逛街,不是利斧莫砍柴。除非山里天地变,竹子成方送女来。男子是个坚心的人,他听了下决心要叫竹子变方。他在自己的草棚下栽了一棵竹子,早晚用力在竹竿的下截捏一会儿。捏呀捏的,捏了一年,竹竿的下截变方了,但上截还是圆的。捏呀捏的,捏了两年,竹竿的上截成方了,但下截又恢复了圆形。竹未捏方,女子的娘把女儿许给了一个官家。花轿过门的途中,那女子在轿里长叹一声,冲出轿门,跳进崖下自尽了。男子非常悲愤,把棚下的竹株拔了起来,带着它进佛寺当和尚去了。这年青的和尚天天在禅房里念经,天天捏着檐下新移的那棵竹子。经书念了十回、百回、千回,竹竿捏了10年、20年、30年。终于,一棵方形的竹子在香烟缭绕中形成了,叶形细长,竿色墨绿,飘逸有致。从旁长出的新株也是方的。和尚穿上整齐的袈裟,虔诚地把方竹从禅房前移栽在那女子的坟上。方竹子在坟地里繁殖开来了,长满了坡坡岭岭。山里人把它看作是爱情坚贞的象征。从此,山上有这么一个习惯:男子向女子求婚,得在女方的家门前栽下一株四方竹,表示自己爱情的坚贞。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4-09


11、诗僧和白云寺的故事

西樵山白云洞口有间白云古寺,门前有一副对联:曲水长流跨鹤旧寻三洞古白云犹在与梅同住一山幽要弄通联里的内容,得从一个故事说起。原来,这间古寺初名宝峰寺,建在山上雷坛峰麓。寺前远吞西江,气象不凡;寺后群峰拱持,宛如屏障。明代中叶,登山进香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后来,来了一个大官人,明正德九年会试得第一,称为“会元”,赐“大学士”,官至尚书太保。因为择地葬母,经风水先生指点,“龙穴”就在宝峰寺中央的大雄宝殿下。一日,官人故意携带家眷到寺里进香,住在禅房里赖着不走。住持僧惠连看在眼里,闷在心里,敢怒不敢言,便在墙上题了两句诗:学士宅移和尚寺会元妻卧老僧房官人见诗冒火了,眼珠子一转,借口在惠连房里搜出木梭子一只,硬指寺里的僧人窝藏妇女,喝令家人把佛像掉进寺门前的池塘里去,并下令驱逐寺里的和尚。这个池塘,后人叫它做“浸佛塘”。

惠连当时心中非常愤恨,离寺时又在门上题诗一首:殷勤收拾旧袈裟,检点行囊没一些。

袖拂白云归古洞,杖挑明月出烟霞。可怜松顶新巢鹤,辜负篱边旧种花。吩咐犬猫随我去,勿教流落野人家。惠连离开宝峰寺,转入烟霞洞,来到白云洞,便在洞口筑起一间小庵,即现在的白云古寺。他庆幸白云犹在,佛统仍存,又在寺后种了许多梅花,经常对着寒梅吟咏。上面说的寺门对联,就是表达了这个意思。


后来,他还在白云古寺的墙壁上题诗一首云:古木阴森可避喧,半檐聊结数苔垣。因思白云常参谒,贪看青山不掩门。趺坐每依芳草席,倦游懒上碧云村。自从粒米须弥破,客至难供菜满盘。惠连的诗颇有韵味,堪称是诗僧。他显然是个逃避当时世俗尘嚣的有才能的隐士。
离线佚名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4-09


12、“金鼠塱”的传说

西樵山的群峰之中,碧云村、云路村、寺边村、云谷村等,都是山里人聚居的山村。云谷村附近有个土墩,名叫金鼠塱,形状如伏鼠,此名何来?原来有一段与明代抗倭英雄戚继光有关的故事。戚继光率兵抗击入侵东南沿海的倭寇,被称为民族英雄,他的事迹,家喻户晓。明代抗倭英雄戚继光,晚年被妒忌者中伤,调到广东任闲职,郁郁不得志。

有一次,他带着几个随从来游西樵山。一路上他拄着一支木杖登山,来到山顶“云门”。这里,有学者湛甘泉讲学的许多遗址,他参观了那些遗址,拜谒了湛甘泉的寓墓,然后走进茶仙庙里去休息。茶仙庙前有个土地公,得知戚将军进了山,十分高兴。他趁戚继光在庙里午睡的时候,化作一位老人,走进戚继光的梦里去,对他说:“将军回到,有失远迎。素闻将军战功显赫,倭匪丧胆,邪恶惊畏。敝山近来金鼠为患,茶田凋敝,林木枯黄,愿乞将军威风,治一治金鼠为幸。

” 戚继光问老人有什么要求,土地公说:“只要将军把手杖留下,我便有治鼠之法。”戚继光一觉醒来,把梦中的事对随行人员说了。随后把手杖留在茶仙庙前,由随行人员扶着下山而去。以后,这根手杖在茶仙庙前生了根,发了芽,成为一株参天的大树。它的叶子捣烂浸米能够治鼠,因此树名叫“鼠见怕”。树下的那个低塱,有只大金鼠吃了它的叶子,马上死去,化为土墩,状如伏鼠,山里人就叫这低塱为金鼠塱。

从此,山里人就将这个土墩称为“金鼠塱”,以此来纪念为西樵做了好事的民族英雄戚继光。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