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9964阅读
  • 67回复

高州人在西樵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50楼 发表于: 2017-02-20
???真的是轰炸了窝,当时那欧小子家庭生活不错的,爸爸是大队的电工,妈妈是村中的小学教师,他才高中毕业出来打工,正准备想找关系去镇政府找份体面的工作做。爱情这东西,大家都明白的,你越反对,他就越拧紧,你不理他们,也许他们就很快就分手。当初他们的爸爸妈妈坚决不同意,妈妈甚至一哭二闹三上吊,但是都不管用,他不回家了,在厂里住,最后他们的爸爸妈妈只好让步,同意了他们谈恋爱,要结婚只能考察他们的关系。几经周折,最后他们才是结婚了,自从结婚之后,小芳把家里的大小家务都包揽做齐,大话不敢说,最怕得罪家里的皇帝,没有果子吃?后来生了儿子之后,小芳才是母凭子贵。可是,小芳的兄弟,父母亲不敢来看他们的,有一年年初八,她的兄弟八个人带着家里的土特产来看自己的妹妹,吃了一大餐就入厂去打工了,事后他的家婆说…一大家子来,吃穷了自己的的儿子,脸色十分难看。自从那次之后,她的亲戚就是在西樵打工做生意,也好少到她的家里玩,其实她的亲戚兄弟那次封了两千多元利是给小芳的儿子,带来一千多块钱的家乡特产给她们的。这几年,她的家婆又说…不见你的兄弟来看你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的血是相联的,他们表面不来往,现在科技发达了,电话,信息,微信天天聊天,有时间他们也外出聚餐,为了老公好做人,有时他们说去旅游,其实他们又是开车回高州看父母亲人。

只看该作者 51楼 发表于: 2017-02-20
  

只看该作者 52楼 发表于: 2017-02-21
夜已深,人已静,今天我要说这个人,已经是不在了人间,但是,我还是要说说…九十年代,不少高州人来西樵打工,男的大多数都是做建筑工程,女的入厂织女,有的进入陶瓷厂,那位仁兄承包了联新某厂房工程来做,带来十几位乡下工友来做,工程做得都几好,被不少本地老板介绍工程来做,生意做得有点风光。那夜。他去了西樵某大排档消夜,和几个人一起饮酒,饮得晕晕乎乎,那夜一点多,他开着那台摩托车撞死了,就是撞着停在威得利陶瓷厂门口的货车上,人死了,可怜的是他的老婆,带着三个十几岁的化骨龙,艰难地生活着。就是因为饮酒,就是因为饮多少几杯,客死他乡。

只看该作者 53楼 发表于: 2017-02-22
人生一世,做人做事要看开点,千万不要急功近利,更不要把钱看得太重,老实说: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用够花就成了,否则就是害人害己的东西。高州人民哥,初时来西樵三着借到的三百元来的,从梅菉贩卖塑料拖鞋,把货拉来就去街头摆卖,后来又在官山,民乐,太平市场摆摊,人勤快,钱也跟着上身,有钱了在民乐租有铺子来做,后来又开了商场,几年后又开了分店,在顺德那边,生意都几好,生意好了?人就开始学来快钱了,想一夜成名,富过李嘉诚,好学不学,学人赌博,小的几个人玩三公,大的去澳门单车变宝马,中的香港“六合彩”

只看该作者 54楼 发表于: 2017-02-22
赌博,这个东西大家都明白的,有输有赢,运气好的时候有得赚,输的时候呢?人生三衰六旺,三平过,当克的时候?真的是兵败如山倒,去年输了十百八十万,商场因为拖欠供货商的货款百几万,被人天天追数,最后也关门大吉了。
离线西樵信息

只看该作者 55楼 发表于: 2017-02-22
强大,不得不支持你!

只看该作者 56楼 发表于: 2017-02-22
世界好大,外面的风景也好美,用心去感受到的才是自己的感知,仅靠花钱去旅游,买来的都是身体的疲惫和身心疲惫,人要学习知识,学习感知,这个人内心才能强项。黄飞鸿是西樵人,一代宗师,他的一生娶了四位老婆,前三位都因疾而终,第四位是高州人女一一莫桂兰,十九岁和五十四岁的黄飞鸿结婚,用今天的话来说…爷孙恋,那时候怎么样说?没有考究。莫桂兰是高州那里人?据我所知高州没有专人研究过,我认为应该是高州分界镇人,由于分界镇姓莫的人好多,是一个房族的大姓,国民党时代的陈济堂的姨太也是分界镇人,莫五姑。莫五姑原来在广州湾做红姑的,陈济堂带兵驻守广州湾时听说,她好靓,后来去找她,睡了她,第二天去广西打仗,大捷而归,后来陈济堂把她娶回来做姨太太,命运来了飞黄腾达,一直做到省座。分界镇,是高州的东邻重镇,相邻茂名市茂南区,山阁,金塘,等镇,人口有十多万,重点是以农菜种植为生,经济作物花生,黄烟,水果龙眼比较出名。分界墟,那条街道好长,有一公里多长,既有清末民初的建筑,又有今天的高楼大厦,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生意兴隆。有关黄飞鸿到没有到过高州?我想高州这方面应该是没有记载的,因为那时的高州交通落后,经济也不是好富裕,加上莫桂兰从小父母双亡,家中也没有什么的人,跟亲人在省城谋生。可是,有点,我要告诉大家的就是分界镇,自古到今,都有不少人外出谋生,出国,出埠,现在在珠三角洲每个城市都有,高州的华侨大多数都是分界镇人。分界中学,建校已经是一百多年了,原来也是省立,中学,现在是高州的农村重点中学,八一年,我在那里高中毕业,分界中学历史上人才辈出,高考刚恢复那几年,每年升学率名列前茅。

只看该作者 57楼 发表于: 2017-02-23
高州,对于西樵人来说,应该是不是好陌生的,讲渊源,上面我已经说过,黄飞鸿莫桂兰的故事。时代的变化,谁也改变不了,但是顺应时代的潮流,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六十年代,有位仁兄,到了高州团结农场插队,开荒种橡胶木,那时候物质缺乏,生活艰辛,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同在一起插队的石鼓墟居民小英认识了那位仁兄,小英的父母都是石鼓供销社的职工干部,生活条件都比较好,生活物质也好,经常周济那位仁兄,日久生情,后来他们恋爱了,七九年知青回城,他们结婚了,但是小英是独女,将来要养老父母全靠她,商量要那位仁兄留在高州工作生活,那时的高州和南海比,湿水棉花无得弹,那位仁兄不同意,要么离婚?要么回南海?争吵不休的同时,那位仁兄还是先回南海了入了@丝织布厂工作,而小英还是在高州石鼓供销社某商场当售貨员,但是同时又有了身孕,可是那位仁兄回到西樵之后音讯全无,小英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工作,写信给他的家里,不知道不是没有收到或者是什么的原因,连信也不回来。第二年小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生下的儿子,取名叫小南,那时候,电话通信没有今日这样的方面,坐车也要两天才能从高州来到西樵,九江还没有大桥,只能坐渡轮过江的。小英年尾来到西樵寻夫,可是来到广州西效车站乘车时被人偷了钱包,无钱乘车,后来得到高州汽车站的司机认识她的父亲,当兵的战友,才搭她回高州。寻夫不顺,又写信,但是都无回信,因为孩子要上户口,没有父亲的户口本,两年都上不了户口,小英父母支持她上诉法院离婚,而那位仁兄过了三年才知道自己在高州还有个儿子,因为回来之后他又和本厂回城知青谈恋爱要结婚,去准备登记办证的时候才想到自己已经在高州登记过,他去找到小英准备谈离婚的时候,看到岳母家里有位男孩好像他,而且不怕生,内心深处有点颤栗,难道这他是自己的儿子??后来岳母一五一十把事由告诉他,他的良心十分不安,但是到了这样,还是希望小英跟他回南海西樵,小英十分生气,说孩子不是他的,是某人的,把那位仁兄扫赶出门,不让他入屋,后来那位仁兄回去了,而小英最后还是结婚了,把孩子养大成人。

只看该作者 58楼 发表于: 2017-02-23
  

只看该作者 59楼 发表于: 2017-02-24
好多年前,高州荷花镇人胡须佬原来是在东莞做光鸡生意的,由于手段过于高明,被人封杀来到西樵走鬼卖成衣,初来乍到,为人有点气傲,在老乡中关系不是太好,但是弄手段,生意还是有点的。他原来在乡下也是做工程小包的,也曾风光过,原来娶有一个老婆,生有两个仔,留在乡下让爷爷抚养,一大一小。后来他做包工头之后,发大财没有,结果呢?又沾上了一个高州的老女做二奶,生了一个小男孩,二奶在高州服装厂上班,带小孩读书,而大奶呢?天天跟着胡须佬走南闯北,大奶也闹过,哭过,一哭二闹三上吊也玩过,但是没有什么的用,因为胡须佬够恶够横够恨,当他瞪着那双大又恶的眼睛时,大奶也不敢作声了,只能忍气吞声,自叹命运不好。二奶也是怕他得要命,本来计划和他结婚的,看来也是茫茫无期了,因为自己是老女,三十多岁都没有人要,生得又不好看,又肥,又高,又大只,只好随波逐流,等着上天的安排。胡须佬有两个仔在乡下读书,大的还可以的,读了大专去了深圳打工,而小的在家里当大王,爷爷奶奶管不了他,他成天和一班猪朋狗友在一起,到处惹事生非,小学未读完,学校叫他回家写检讨书,一直没有叫他回学校读书。后来出了高州城区准备做大事情,好学无学,学人吸毒,去嗨皮,天天叫老爸寄钱回家给他,后来他老爸知道了他做什么的事情了,一分钱都没有寄了。钱无了,粮停了,没有什么嗨嗨嗨嗨嗨了?只好去帮人贩卖毒品,有一次还去抢上家老板的毒资,被人打得半死。由于无见得光,他不敢报警,只好忍气吞声,希望东山再起。可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贩毒品的下家被人抓住了,警察叔叔上门找到他,结果他因为贩卖毒品,强奸罪被判刑,现在还在监狱里服刑。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温馨提示,如果你不是实名认证会员,发布的招聘可能不会显示出来,有需要请加客服微信 sp4412,谢谢
 
上一个 下一个